• 最新消息:
娱乐一线那个时候人的状态
发布时间:2018-10-27  阅读量: 编辑:本站

  因为那个时候看剧本、看小说不觉得他是无助的,他是无能的,他是害怕的,其实李天然成长就是在,好像我在拍这个戏也是顺着这样拍也是这样成真起来的。

  彭于晏:是在他的工作室,2年前。当时知道姜文要拍《邪不压正》,在找演员,知道以后我就透过朋友也是个编剧,跟导演看看有没有机会见他,导演就说好啊,叫他来,我就去他的工作室跟他见面。

  他想拍一些这个演员没有拍过的,或者他想看到演员内心很动人的,他看看可不可以把这些挖出来,拍拍试试看,其实就是特别坏,因为有时候内心很多东西自己都不想要去碰的时候就被导演挖出来了。

  彭于晏:我觉得没有压力,但是激动有,因为觉得挺兴奋的,因为听到各种传言、传说吧,姜文导演是个什么样的导演。然后做演员可以跟他拍戏我觉得一定可以学到很多东西,因为他自己也是演员。

  在确定下来角色之后,彭于晏就开始了准备工作。除了电影里很亮眼的身材之外,他开始让自己带上“京味儿”:看话剧《茶馆》、模仿石挥的台词(《一步之遥》里姜文的旁白就被认为是受到了石挥的影响)。不过作为一个成长在美国的特工,李天然在电影里北京话说得依然不太地道,情有可原。

  成为姜文电影的男一号,对于任何一位演员来说,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彭于晏第一次去导演工作室,还带了自己的DVD:《激战》、《翻滚吧!阿信》、《黄飞鸿之英雄有梦》。姜文也只是泛泛而谈了自己的想法,他想到应该说得就是《侠隐》,自己回去把小说先看了一遍。

  “出道16年了,但是你能够印象深刻的角色跟合作的导演不会太多。跟姜文导演拍戏确实是有不一样的体验,非常难忘。”他说。他在姜文面前是十足的晚辈,他自己小时候看《北京人在纽约》的时候,肯定想象不到,今天居然成为了他电影的男主角。

  我常会有,还不行,怎么办?是要再变吗?是要再另外一种吗?还原来这一种吗?我再变一点点?我有很多准备可以用吗?就是在这个过程中。导演会看到不同,因为他也是演员多做一点或者干嘛他都会看出来。他会给你一些他觉得好的,然后你刚刚做的好的地方可以去做,或者他觉得没看过,没在剧本里,他觉得好,他会说好!他也会再尝试一些,或者给你另外一个状态让你再做一点。所以有时候确实是,他可能让你卸掉很多过去的习惯吧。

  这些准备工作都起到了作用,尤其是那场屋顶上飞奔的裸戏,显然,剧本中并没有这个情节。彭于晏的肌肉在姜文眼里是“自律、坚持”等美好品质的象征。他不太在意:“我也不是第一次做这种身型上的改变,我也挺自在的。”他更希望观众看到电影里他对于李天然不同状态的诠释,“我觉得如果只用身材来形容的话就太浅了。”

  后来跟导演第二、第三次见面就说你的状态啊、身材啊、动作你行不行啊,主要是身材跟动作,身材是必须要有的。

  彭于晏:不知道,就觉得奇怪,可能是想要休息一下吧,然后也没其他精神做别的了,就觉得特别的…但是那天看完电影我跟很多观众朋友一起看完,我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就是很熟悉,然后又不…

  彭于晏:第一次见面都没有说,就是大家一起聊天,应该是交流,可是我知道导演,他后来提说要拍的一部戏,我猜到是大概知道是《侠瘾》了,然后我就把小说给看了,然后就是老北平的地图,后来导演有准备要我看的一些纪录片,黑白照,那个时候的新闻,那个时候人的状态,我觉得很有用,导演传给我看我就开始消化,慢慢理解,然后看了很多遍的那个石挥老师的《我这一辈子》,我还录了,就是模仿石挥老师录那的声音给导演听,还看了《茶馆》。那个时候老北京的那个状态,因为我不是特别理解嘛。就做了这些东西,应该差不多就是这样。

  彭于晏:对,我觉得有不一样的感觉吧,很有意思,然后就是挺过瘾的,因为从来没有做过在屋顶上裸跑。以前洗澡戏也拍过,但是没有全身盖满了印章啊。戏里面的这个状态李天然的这个状态就很不像我,然后我觉得过去拍的可能运动类型比较多,或者是动作片,警匪片、武打片,这次又有另外的风格,比较属于导演的风格那种。

  彭于晏:自己也不是刚出道嘛,也拍了一些戏。出道16年了,但是你能够印象深刻的角色跟合作的导演不会太多。当然姜文导演确实是又有另外一个不一样的体验,而且非常的难忘。

  姜文的办法也很简单,就是:“再来一条”,有时候彭于晏自己都演到不知道还能怎么演,就必须再逼一逼自己。许晴也在采访中透露,拍摄时候每一场戏都是一气呵成,再根据机位不同再演上几次。有次许晴和廖凡对戏,在他们之后拍摄的彭于晏也提前来片场,看他们拍摄。没想到这一拍就是一天,许晴和廖凡演得精彩,导演说收工,他跟着全场一齐鼓掌。

  之前在屋顶上跑着拍了十几天,累死了。当时要拍这么重的一个文戏的时候,还觉得自己做不到,后来不知不觉,导演就靠这些台词让我感情到了那个地方,挺有意思。

  父亲节的时候我还给安地(亨得勒医生)祝父亲节快乐,他说他很感动。因为他可能没有想到我会发祝福给他。我也想我为什么会传给他?我想可能是拍那个戏,大家投入太久了。就有那种情感,不是每个组都有。这个戏真的特别难忘。

  我拍完《邪不压正》的时候后面就有一年都没拍戏,将近一年没拍戏。对。但是那个比较晚了,去年6、7月拍完到现在都没有拍了。

  彭于晏:是,那些准备确实要完成动作戏,因为我如果没有炼的话没办法做一些体能的东西,一般人是做不到的,如果我没有炼的话。

  彭于晏:如果是这样也可以啊,是我的荣幸。但是我没有他那么强,我可能要去准备更多去演李天然,但是我觉得导演确实给了我很大的信心跟空间,还有你会心甘情愿的把李天然的胆小、懦弱跟无助把它挖出来,其实就是自己的东西把它挖出来。

  拍了一次《邪不压正》,彭于晏感觉自己像上了一次表演课。“他想看到演员内心很动人的,他看看可不可以把这些挖出来,拍拍试试看,其实就是特别坏,因为有时候内心很多东西自己都不想要去碰的时候就被导演挖出来了。”他对于姜文在表演上启发性这样说。

  当彭于晏自己第一次在大银幕上看到《邪不压正》里的自己时,他依然感觉有些不可思议,像是突然意识到自己曾经真实地在电影里那个老北平的江湖世界中存在过,生活过。

  彭于晏:其实身材我觉得观众喜欢看就看呗,反正我是做了导演指定的要求,而且希望能够有一个不一样的特工的样子吧。我也不是第一次做这种身型上的改变,我也挺自在的。

  其实演那场戏的时候,我没想那么多,就赶快想把台词怎么样达到这个感觉,然后不知不觉就流泪了,然后巧红也含泪。因为刚好那天是云南最后一场戏要杀青了,也特别不舍。

  彭于晏:是啊,我觉得导演每一场戏可能他心里都想了几年了,只是找到对的人,或者是对的时间和对的场景把它拍出来,到最后那一场戏,其实我们是中间的时候拍的,跟巧红那场戏其实我们是中间拍的,那些台词导演和编剧一起现场写出来的,我们现场还要默那个词儿,然后好多遍,我都不知道最后演出来要有那种感觉。

  彭于晏:如果这个故事讲的是一个英雄的话,但是英雄不是说做了多了不起的事情,他只是想做好一件事情,但是他要做好一件事情,他一个人可能做不到的,大家都觉得我自己要做的事情我可以做到,其实你忽略了你周遭的朋友和周遭的伙伴,这些人其实慢慢的在生活上,精神上给你很大的支柱,你才能做好你想做的事情,所以追求梦想这个东西或者勇气这个故事,每一个人都有勇气,但你能不能够达到去迈出那个勇气,是还需要很多人帮助的。

  然后第一次见到的时候觉得这个人很霸气、气场很强、声音很好听,再聊的时候发现其实他有很多的看事情、看东西的观感,就觉得很广,会改变你的世界观,我觉得这是跟他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印象比较深刻的。

  或许在观众眼中,彭于晏和李天然依然是在“姜文电影”这个耀眼的光环之下,但是对于作为演员的彭于晏来说,这个角色和这部戏,是一份沉甸甸的积累。这个过程就像他形容姜文的三个词一样:浪漫、可爱、会让人上瘾。

  我倒不觉得身材有什么特别的,但是我觉得导演拍的特别有意思。因为你有看到他的伤疤,然后还有他里面吸的那个状态,他被打了针之后的样子,还有在屋顶跑的那个状态,我觉得如果只用身材来形容的话就太浅了。

  “好不容易回到现实世界里了,但是还是觉得,电影里那个世界真不错。”彭于晏回忆自己当时的心情,不由得停顿了一下。在和《一线》作者的交谈中,他说起李天然这个角色,难掩一股欣喜之情,看得出来,这部电影和这个角色,对他来说意义深远。

  彭于晏:是的,是的,而且还是很好的磨炼。因为直接的嘛,好不好观众可能是会有自己的解读,导演的定义里面,他想要里面的朱潜龙,唐凤仪、巧红、李天然,有他自己的想法。

  我看了成片在发现,原来大银幕看是这种感觉!我看完跟大家的感受一样,就是你复了仇又如何,那么多厉害的人物,却没有李天然一个人做到了,只有他做到了他想做的事情,其他人没做到,是不是特别可笑,可笑的同时又觉得很可悲,就是那一段历史也不过是在几十年前让我们好像就忘了那种感觉。

  可能导演想讲的也是,做了那么多,留不住一个你爱的人。但是导演也只是一个呈现,观众自己去解读,然后看懂哪些。或者是其实导演也没有那个意思。电影嘛,大家都可以有自己的说法,还有人说真正的坏人是谁看不出来,因为后面有一些戏说恐怕这事情都是我自己弄的。


本文由:本站 原创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